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线路报价 >

线路报价

我们公司实施新方案,对手压力大了

时间:2017-06-07 10:50

 
 
小利一言不发的站在我的身边,看着三轮车夫笑嘻嘻的把啤酒拉出院子,她跟着跑了出去。我没有去丹江河畔,我能想象到一群三轮车司机拿着启瓶器,把那一瓶一瓶啤酒打开倒完的繁忙喜悦场景。我也能幻想到手里提着豆芽菜和胡萝卜的小利,是什么样的心情站在丹江河边,我没有出去,抱着孩子,久久地站立在那一片水泥地面上。我的心口隐隐作痛,坐在门墩石上打吊针的母亲病好了吗?她还在每天为我祈祷着酒卖快些,方便面卖快些吗?她肯定在时时刻刻的为我祷告着,她是最在乎我得失的人,我是她的心头肉。多么想告诉自己的母亲,不用牵挂了,啤酒的事情过去了。我不想,永远不想让母亲知道我的啤酒过期了,被倒进了清清流淌着的河水里。“妈,我的啤酒买完了,不信你来我的库房看一看。”我要告诉母亲酒完了。啤酒被拉完了,缴了八百块钱的处置费,一个人点燃烟走进房间的电话前。小利像得病似的不做饭躺在床上,小姚抱着孩子去了院子外面。
 
 
“妈,身体咋样?”我把电话打到村南的一个养鸡的王叔家。他是老家村里唯一有固定电话的人。每次他到村里叫人接一次电话收两块钱。看着表十五分钟过去了,估摸着母亲到了电话前,电话通了,我迫不及待地问。“身体好了,能干活了,你的啤酒卖的咋样?我老是梦见你的啤酒卖不动,是不是妈老糊涂了,也开始诅咒你?”“妈,别发愁了,啤酒真的卖完了,不信你来看我库房,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瓶了。”我努力地笑着,欺骗着自己的母亲。“那方便面呢?卖的咋样?”母亲又在问面的事。我说也好。“大明,长途电话费贵,妈就不说了,锅里还烧着米汤呢!”母亲急匆匆的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快速的向丹江河岸跑去,几个三轮车司机说说笑笑的用启瓶器打着啤酒瓶,果然啤酒瓶乱七八糟的堆在河岸上,啤酒一瓶一瓶流进了河里。我也后悔了,我为什么没舍得放开喝啊!每次都说喝,手摸到瓶子就舍不得。说喝喝,就是嘴上的劲。
 
“熊老板,想开些,做生意赔赚是正常的。”看我闷闷不乐的抱着孩子,杨经理安慰我。尿罐端着一碗西红柿挂面狼吞虎咽的吃着说:“熊,过去的事就不想了,我去湖北拉油坐长途车把六千块钱让贼偷了。”“熊老板,哥请你去红丽歌舞厅潇洒走一回。把心情调节一下。”我苦笑着说:“谢谢了。黄河啤酒的事情我不想了。”从那一天后,我再也不愁着卖酒的事情,库房里也没了那和方便面挤在一起的啤酒。只是日落的黄昏,我总想抱着孩子去那丹江河岸边,望着那哗哗啦啦的河水久久地发愣着。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几个三轮车夫打开啤酒瓶的情景。“回吧,你在这里站了好久了。”小利时常找不见我和孩子,就到丹江河畔找我。我不想让她和我一样还思索着那被倒的酒,我回头假装出一副思乡之情笑着说:“小利。我想家乡的那一条河了。”
 
又一个秋天来了,方便面的旺季渐渐拉开帷幕,我整天忙碌的开始下县,小姚送面的工作量在一天天加大着。我的快乐降临了,小李说让我野外去兜风,时常开着车在城区附近游玩着。我和老杨小李背着土枪悄悄地去打兔子,在苞谷地里一听到枪响就顺着苞谷行子跑,受伤的兔子跑不了多远就倒下来。虽然我是参与者,我没有瞄准兔子射击的行为,我也没有把血淋淋的兔子提在手里感受收获的喜悦。我倒是枪响那一刻心里有一种无法接受的慌乱和不安。我没有正眼看那受伤欲亡的生灵,我甚至后悔自责自己和他们同流合污。我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杨哥,别打兔子了,兔子家族的成员伤心死了。枪响了,我不跑了,我倒是渴望着兔子从枪口逃脱,能幸福快乐的继续活着。在商州我多么像那一只枪口下的兔子。
 
“熊老板,喝酒。”老杨把打回来的兔子做成了美味放在一个带花的盆子里,让院子里的好友分享。大块的土豆,大块的兔子肉,鲜红的长辣椒,激发着那些食欲大发的朋友。喝着小李的宝鸡啤酒,那么自然的想起了我的黄河啤酒。想起了那些被倒掉的啤酒。再美的食物也没了食欲。“喝酒。”我端起大大的口杯,和杨经理碰了一杯。“其实黄河啤酒的口感真得不错。”小李笑嘻嘻的说,说完了他脸红了。他不断的向我道歉。“熊老板,熊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无所谓的笑了笑,又和他碰了一杯。卖大油陈总和老杨一个个的和我碰杯,尿罐也笑着说,熊,咱俩喝一个。我也和卖鞋底的老于连喝了三杯。小利带着孩子到文化街散步去了,没人管我了,我放开的喝,小姚也不知我多了的要继续碰杯。我浑身发热,胃酸不停地上泛,脸色变得异常起来。望着那渐渐西沉的落日,望着天边那美丽的晚霞,悄悄地蹲在供销商城的后院里,一边痛苦的呕吐着污秽物,一边想着那倒进丹江河里的啤酒。(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