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线路报价 >

线路报价

期待着有人打牌的声音突然出现

时间:2017-06-07 10:51

 
  太阳红红地挂在天上,没有一片云朵,没有一丝风,远处山峦上的麦子呈现出一片金黄色。“大明,今天是郭艺的两岁生日,知道吗?”我从洛南回来刚进院子小利抱着孩子对我说。我咋能忘记啊!“看我从老刘的批发部买了啥?”我笑着掏出两大版的娃哈哈酸奶,还有几包奶豆。接过小利怀里的孩子,高兴的抡起来,不停地在院子里转圈圈。孩子咯咯大笑起来,我幸福的对身边小利说:“不做饭了,把小姚叫上我们吃火锅。”门口有一个大胖火锅城,是我们常常庆祝的地方。“把院子里朋友叫上吧。”我对小利说,“不能叫,一个两岁的孩子过什么生日?别人还得花钱买礼物,咱悄悄地吃个饭,庆祝一下这两年来走过的路,庆祝一下我们的孩子度过了幸福的两年生活。”我点了点头,不再声张的小声通知了小姚,锁了库房门,兴高采烈的向不远的火锅店走去。
 
 
时间已经是公元一九九年农历的四月二十四日,一个对别人来说普通不过的日子。可对我和小利来说是永远难忘的。孩子就是这一天在医院的产床上降临,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喜悦和繁忙同时诞生。“喝。”我端起一杯啤酒,和小利还有小姚坐在空调温度凉爽的房间里吃着火锅。“大明哥,我能给你说一个不好的消息吗?”我和小姚几乎同时喝完了那一杯酒后,他犹豫不决的看着我说。“说,有什么不能说的话?”一丝不祥的预感迅速袭上心头,我们会遇到什么不测?还有什么风雨要面临?“大明哥,知道吗?全国税务大检查的工作开始了。那个卖面的大户老韩已经被税务局叫去谈话了。”小姚把老韩的情况告诉了我。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不想让身边的小利在孩子生日这天心情郁闷起来。倒了一杯酒又端起来说“咱没事,缴的是商城的定税,每月去北新街的税务所。”一块挥不去的阴云,从那一刻开始笼罩了我的心头。孩子生日的喜悦对我来说成了表演,我极力的笑着和小姚喝酒,我也努力地安慰脸上又挂了云的小利。
 
 
“熊老板,熊哥。知道吗?卖面的老韩被罚款了三万块钱。”小李把我叫到院子角落的黑暗处语气忐忑不安的对我说。“老韩不是缴着税吗?”我在夜色中问小李。“这是全国的一个大检查,知道吗?一次风暴。谁也要逃脱不了。”小李给我递了一根烟,我们两人蹲在地上一边抽烟一边议论着将要来临的一场风雨。“我想回家,不卖啤酒了。”小李认真地对我说自己想在老家县城开一个大超市。那我咋办?我回去吗?库房里的货咋办?那些抽屉里的欠条咋办?一个奋斗了两年的市场难道就要让它毁于一旦?我多么不情愿离开这一座生活了两年多的城市。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我在黑暗的夜色中用牙齿咬开瓶盖,大口大口喝着小李带来的宝鸡啤酒。商城院子里人基本关门了,只有阴险老人像一尊雕像一样,没抽烟没喝酒,听着身边的收音机,静静地坐在小木凳子上,期待着有人来买一盒烟,期待着有人打牌的声音突然出现。
 
 
“大明,老李被抓了。”我从丹凤归来还没进院子,小利慌里慌张的对我说。“咋回事?”我多么想知道老李如何被抓?为什么?究竟这个院子里发生了什么?我来不及思考,我急忙去小李的啤酒店,一进门所有的好友都默默无语地坐在那间屋子里。到处是烟雾,房间里烟雾肆无忌惮的弥漫着,小李沮丧地抱着头蹲在墙角,小李他弟在一张白纸上潦草地写着,为什么?为什么……“怪你爸,不该用相机说照相,也不该拿相机砸人家。人家是执法,你爸是抗法。已经发生了就不要互相指责,也不去议论了,想法把人从看守所搭救出来。”杨经理客观的说了几句。“小李,别难过了,也不怪人家执法的,人家和你没仇,是办公务来的。想开些。认了吧,把该缴的缴了吧?”卖大豆油的陈总也开腔了。“现在不光是补税,还要缴两万块罚款。”站在一旁没抽烟的尿罐也说话了,他说的是实情啊,无意的多了两万块钱。
 
 
其他的人出去了,房间里剩下了小李还有他弟和我。烟雾渐渐的扩散着,床头上的钟表滴答答地走着,无论人世间发生什么,它都会不管不顾的向前走着。“你爸糊涂了,咋会出这样一茬。”我是直来直去的人,终于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是啊,错了,我爸要是冷静下来也不会这样,缴两万块的补税款就没事了。可惜我爸……”小李脸上充满抱怨,他说不出想说的话,看着他弟在白纸上还画着小汽车的车型,他走到跟前撕了那一个没成型的小汽车,大声嚷着说“画,就知道画,到看守所给爸送饭还是到外面收账去?”“你对我发啥火?早上到现在我还没吃饭呢!”他弟也是怒火中烧的盯着他。我急忙制止小李,别给娃发火,娃和你一样的心里难受啊!我从库房取了一箱方便面放在小李的桌子上说“心烦就不做饭了。”
 
小李他弟在饭馆要了一盘炒面骑着车子去看守所送饭。小李在抽屉里寻找着陈条子准备收账去。我已经无心考虑方便面市场发展的事,满脑子都是税务局人找我谈话的幻想剧。我似乎在无奈的期待着一场风雨快点在自己身上降临,夜里已经开始失眠,我身边的那一个女人也烙饼似的,长吁短叹着。“熊老板,做好心里准备吧,马上就要和你谈话了,这是我听到的消息。”小李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假作镇静的说:“没事,就让暴风雨一齐都来吧!”小利不安地流泪了,她激动不已的对我说:“两年了,没挣多少钱,还要缴罚款。还是悄悄地回老家吧,把库房里的货拉回吧。”我捂住她的嘴,我不想让她的伤心语被坐在门外的阴险老人听见。我担心阴险老人迅速的扩散我们的悲伤和恐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