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线路报价 >

线路报价

做生意和打仗是一样的

时间:2017-06-07 10:51

 “熊老板,帮个忙吗?”小李一大早敲门叫我,“可以啊,你说啥事?”我急忙开门问。“十五天了,我爸要出来了,能陪我去看守所吗?我弟有事去西安了。”“可以,几点?”我干脆的答应他。“十点多。”他脸上表情严肃地说。“好”。我答了一个字。看守所其实并不远,就在西关那一块,小李边走边对我说,“给老爷子买一身衣服,买一双新鞋,再买一副好眼镜,既然受委屈了,就好好把他接回来。”他眼睛红红的开始抹泪,“那儿有卖眼镜的。”我指着不远处的眼镜行对他说,多么不想看到他难过的情景,我心里也不安啊!虽然税务局的人没有找我,可不代表我能风平浪静的度过这一关。日子度日如年,小利没精打采的抱着娃不太说话,小姚不时的汇报着谁被查了,谁掏了多少钱的事情。我假装若无其事的过着,不能露出一点慌乱,要让小利和小姚没有危机感的过着日子。
 
 
看守所的门前我和小李等着十点出来的老李,小李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是新买的衣服,我提着一双新鞋,一手拿着一副石头眼镜。小李不时地看着表,期待着那一刻早点来到,时间像凝固了一样的慢,小李焦躁不安的在看守所门前的槐树下徘徊着,我在心事重重的抽着烟。十五天,对于一个忙碌过日子的人来说一眨眼就过去,可对老李和家人来说是相当的漫长。“出来了。”十点准时门开了,老李缓缓地从看守所的大门里走了出来。昔日梳理的整齐的头型没了,取而代之是光头。脚下黑黝黝的皮鞋也没了,是一双黑色旧布鞋,老李神情沮丧的走到我和小李跟前。“爸。”小李快步和我迎了上去,在那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下老李慢腾腾地换了所有的新衣,旧衣服放在树下。“爸,你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看那些旧衣服,这是我妈交代再三的事情。”老李点了点头。老李没有了昔日的谈笑风生,一路沉默着和我以及小李走着,他固执的不坐车,他说想好好走一走。看着他那已经渐渐变得佝偻的身板,小李对我说:“熊哥,我爸老了。”
 
 
“你是郭大明吗?”我正吃着一碗酸汤面,几个穿着便衣的人进了我的门店,小利吃惊地站了起来。我早有准备的对小利说:“你出去吧,我来回答。”孩子看着几个陌生人眼神冰冷的样子,突然嚎啕大哭,我对小利又一次说:“把孩子带出去,别让娃受惊。”她不情愿地把孩子带出去了。我十分配合的把自己的情况交代了一番。“别解释了,郭老板,知道你委屈,可这是我们的工作,每家都补税,不是针对你一家。”一个被称作张局的人认真地对我说。“不要学你院子的老李,罪受了,钱还缴多了。”身边的另一个人看着我的脸提示我。“你不用解释,缴两万八千块钱吧。钱可以分批缴,理解你们挣钱的不易。”说完一群人留下他们的办公地址走了。我傻呆呆地站在商城院子门口看着他们远去,我第一次感到风雨来的有些猛烈。小李站在我身后苦笑着对我说,“熊哥,去吧,到他们单位说些好话,能少缴就少缴。千万别学我爸。”我点了点头,一个人向丹江河岸走去,想把心里的话对那流淌着的河水去说。
 
 
“大明,别难过,人家都缴,又不是咱一家的事,你就认了吧,理解那些上班的人吧。”小利似乎想通了,她开始给我做工作。我没想到自己那么脆弱,本来是要安慰她的,没想到让她安慰我。“大明哥,钱收回来了。”小姚把欠条变成了钱,满头大汗的交给我,我拿着那一疙瘩钱骑着自行车每天下午去税务局财务室缴钱。“老板,你咋又拿的是零钞?你是故意折腾人吗?”财务室的人很不悦的质问我,我苦口婆心的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每天收账就是收些零钞。我发誓没有故意的意思。”“好吧,你明天开始不用来财务室缴钱,给你一个账号,你到银行缴去吧。”我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的缴钱路线又变了,不再去机关,去了储蓄所。我开始变得麻木不仁,每天下午已经养成了习惯,等着小姚早点归来,他给我,我再缴出去。
 
 
一场风雨像噩梦一样的远去,渐渐的我也不痛了,小利脸上的笑容也出现了,老李也腰杆挺着走到我跟前说:“做生意和打仗是一样的,有胜利也有失败是正常的。没赚钱就没赚钱,只要你在路上,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杨经理笑了,张经理掏出一根烟说:“老李就是老李,说话干事一套套的。”小李端着一碗饭大声抱怨着喊,“别说了,快一点回来饭凉了。”商城院子里的笑声又一次恢复了正常。“熊老板,今晚去抓奖吧!”卖大油老板陈总笑着对我说:“抓一个八十万大奖也是成绩。”我多么想发财啊,来这一座城市几年了,也没见账上多出钱来,真是做梦都想发财。我悄悄地和小李去抓奖了,可我没有抓到自己想要的大奖。我和小李都抓了十几套炒菜的铁铲铲,“你疯了吗?钱是挣来的,不是想来的知道吗?”小利看到那用不完的铁铲铲生气的抱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