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线路报价 >

线路报价

培育快递行业改革快速增长

时间:2017-06-07 10:53

 
  “大明,最近市场咋样?”妻哥打电话了,新员工沙强送方便面刚回来,销量极具下滑,周边县上的销量也不景气,洛南县城的老刘也开始渐渐拒绝接货。“不太好。”我如实的回答妻哥,他噢了一声,“形势是不如以前了,熊毅武不在人世了,这面的情况也就说不来了。你看吧,能坚持就继续,不能就把市场转让掉。”说完妻哥挂了电话。我点燃一根烟,坐在桌前若有所思的抽着,是啊!熊毅武他不幸遇车祸离开人世,没有他的经营策略,我们走着走着就没路了,我不太去厂里,一个月发不了几车方便面。也不知那些智囊团忙什么?到底把我们能带向何方?我们的命运都因为熊毅武老板的离去而改写了。产品更新换代太慢,口味不能满足市场客户的需求,质量似乎也不太稳定。“也怪自己无能,卖耗子药的人也不是靠自己忽悠吗?你咋不去去忽悠?”我看着墙上的日历已经是两千年的三月份。一个方便面的淡季又悄悄地降临了。
 
 
“老刘,刘哥,坚持卖吧。市场还是有人要的。”我给不发货的老刘做工作。“大明,我最近钱紧,我不想卖那不挣钱的面。”老刘继续给我拿架子,他知道我会求他的,他没有答应我,我挂了电话。又给丹凤的董老板打电话,董老板的电话通了,是那一位美丽的女老板娘接的,她笑着说董老板出去了。我又给商南的靳老板打,靳老板笑着说:“不敢发整车,卖不完的,还是到西安进货顺路捎一些。”彻底无语了,似乎已经没有路了,房费水电费生活费十万块钱的利息,每天都会积少成多的降临,可我的收入却在明显的减退。唯一高速发展的是我的烟瘾,我每天都在小利的批评中活着,“大明,别抽了,你的肺估计早黑完了。”小利总是每天几遍的说着我,我知道抽烟伤害她和孩子,我在门外的大院子里抽。“熊哥,我也不想卖啤酒了,我想起老爸在看守所的事情就难过,我要回自己的县城开超市。”小李看到我抽烟就来到我身边和我对话。
 
 
小李开超市我干什么?我的脑海里一片茫然,每次想到自己明天的出路就想抽烟。小利和孩子上街了,新员工骑着别人的摩托车在院子里疯狂的飙车,我想出去阻止,我想狠狠地训斥他几句。可我想到人家是骑自己表哥的车,我也克制住了自己。坐在桌前掏出记事本写日记,写自己的心情,写思念远方劳动中的母亲和其他亲人。我也傻傻地想着,若干年后我坐在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抽着中华烟,喝着龙井茶,悠闲自得的写着在商州的回忆录。名字都想好了,《我在商州那些年》或者是《难忘的一段岁月》。“熊老板?你不是当过记者吗?你不是会写稿子吗?有机会了把这一段人生岁月写一下。”张经理笑着也在杨老板和豹子面前说着让我多年后写一篇《在供销商城院子里的往事》。我笑了。写不了。我想的是钱,我那几年满脑子都在想钱。
 
 
“还是别坚持了,大明,不做生意了,咱回老家吧!”小利下决心要离开这座城市。“爸爸,回家,我也要回家。”我的孩子会对我说话了,她已经是三岁了,我把女儿搂在怀里有许多的话想对她说,可我对她说什么?她能听懂我的话吗?我把所有的话变成一个热吻送在她那红红的小脸蛋上。我是那么力气巨大的抱着她,一口气跑到大门外的大盘灯下。多少个黄昏我抱着她,让她看那高高在上的灯光,我给她高一声低一声唱着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儿歌,三岁了,她已经在这个城市里生长了三年。她是地道的商州孩子,她就出生在这座城市的医院里。要回家,离开了就不可能再拖家带口的回来。我们会永远的离开这一座城市。我已经把它当家了,多少次在洛南,在丹凤我急着回这儿,仿佛它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
 
 
“大明,账能收完吗?”我和小利决定走了,离开这一座生活了三年多的城市。“我试着收吧。”我也没有把握的回答小利。“大明哥,我不干了。”知道我们要离开,我们不卖方便面了,沙强也打辞职报告。我平静的说了一句对小苏小姚都说过的话。“把工资算一下,给你多少钱?让你嫂子把钱给你。”我一个门店一个门店的走着,我笑着给每一位老板发烟,“我要回老家,不卖方便面,我把摊子转让了。”我真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的给每一个欠我钱的人唠叨着。我也真诚的话着离别之语。“再见了,感谢您这三年来对我的支持。”我意外的感到温暖,没有一个人为难我,连那平时最难讨要的账我也顺利的讨回来了。“熊老板,别走啊!你走了嫂子和谁聊天,你不要忘了,我说的那句话。别把我们山里人当洋芋蛋蛋。”我本来想笑的,可我没笑出来,“王宁嫂子。永远记着你的幽默。”我心里多少酸溜溜的,我真的要离开这些支持过我事业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