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线路报价 >

线路报价

激烈的辩论吸引了不少路人

时间:2017-06-07 10:49

“大明,别灰心努力地干,回头我给公司申请,在秦岭隧道连接商州的国道旁栽一个巨型的大广告牌,喷绘布的颜色要醒目,一定要把这个市场给你开发起来,一定要让你发大财。”刘经理要走了,临上车前他信誓旦旦的对我承诺着,看着我激动的神情,他又轻描淡写地说:“不就是几十万元元的广告费吗?公司不在乎。”我感激不尽的握着刘经理那一只软绵绵的右手,仿佛看到了国道旁的路边竖起了一个巨型醒目的大广告牌。我的方便面一车一车的从商城院子里被运了出来。我也不再是花钱节约用传呼机的小老板,我的腰间也挂着一个让人羡慕嫉妒的大哥大。我暗暗地自责起来,不就是刘经理吃了你一顿饭,抽了几包红塔山,你请他唱了几首歌吗?这算个啥吗?那个客户不是这样照呼他的,谁不是一箱面只挣几毛钱吗?“刘经理,欢迎常来指导工作。我代表商州人民欢迎你。”刘经理上车了,我依依不舍的对要离开的刘经理说。车发动了,我依然挥着手没有离开,“刘哥,一路顺风。”我又微笑着继续挥手,我多么期待那一个巨型的大广告牌早早出现啊!
 
 
“大明,我让小徐带七八个女销售员给你帮忙做一次促销活动吧。”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刘经理给我的坐机打来了电话,我想问大广告牌的事,可刘经理没给我机会,说完就挂了。肯定得要申请,几十万的投资也不是说马上就能到位,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吧。“大明,刘经理说广告牌的事没有?”小利关心的问我,我摇头说可能正在申请。“广告公司做喷绘的小张都来好几次了。”小利认真地对我说。我噢了一声。“谁让你把车停危桥旁的?”三天后的中午,我和公司的小徐还有七八个销售人员在西关宣传方便面时,一群市容局的人员突然从天而降。“也没写危桥啊?”小徐是走南闯北的人,她并不畏惧那些穿制服的人,一场舌战开始,激烈的辩论吸引了不少路人。我给卖大豆油的陈总打了电话,他是本地人,他有社会关系,我渴望他能帮我。
 
 
“人家就是搞个宣传。繁荣咱的经济市场,你们有意思吗,什么危桥?那里写字了?离开危桥还说啥?别为难人家,让走吧。”陈总大声质问那些穿制服的人,“我们是执法,别人少说闲话。”有人开始反对陈总,我看着陈总气得嘴唇发紫,想动手打那执法的人,我急忙安慰陈总,悄悄地手搭在陈总的耳朵旁说:“陈哥,你忙去吧,有公司人出面,我不会损失钱的。”陈总生气的骂了一声王八蛋走了。我和小徐继续在为我们辩解着,围的人越来越多,小徐委屈的流泪了,她大声喊着,“别动我们的车,这车叫依维柯你知道吗?三十多万你是赔不起的。”我也极力阻止着有人从车上抱方便面,可我的阻止无效,三五个人气势汹汹的把方便面抱到了车上。小姚回家盖房子去了,几个月了,也没人送方便面,传呼又响了,是小利让我送方便面。“郭总,一共抱了几箱?”小徐问我。“大概十一箱。”我仔细数着车上的货,“你不用管了,把姐妹们带到招待所休息吧。我掏钱下午吃个饭,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去市容局接受处罚吧。”我一个人神情沮丧的向那一个不愿意去的院子里走去。
 
“小利,打传呼有事吗?”我想起好久也没回电话,到电话亭给小利回复,“咋还没回来?”他不明真相地问。我不想告诉她外面发生了什么,我要安慰抚平这些销售人员心灵上的创伤,我极力的告诉他们,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这里有许许多多和我们一善良勤劳的人们。我已经完全融入到这个城市里了,我已经习惯有些恶劣气候对老百姓生存发展的影响。“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品尝方便面的人排队呢,不信你来看。”我说了一句谎言,我多么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太多。就向她问我,“你给刘经理吃饭喝酒唱歌花了多少钱?”我笑着脸色不变的说:“以为要花很多,才花了四百多块!小利没去饭店歌舞厅消费,她不可能知道价格,她也没多问,笑着说,“那真是委屈刘经理了,来这里咱也没招呼好人家,人家还要给咱投资十多万的广告牌?”“郭老板,吃饭,发啥愣?”我忘了自己和小徐还有那些销售人员在吃饭。想着无聊的心事。“是想嫂子吗?叫来一起吃。”小徐笑着问我,我摇头,小利基本是不参加任何应酬的,她觉得抱着孩子不方便。大人吃喝,小孩子拉撒没规律,多么不雅观破坏心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