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运输网络 >

运输网络

企业和消费者均享受个性化

时间:2017-06-07 10:38

 
 
 
血迅速地流着,已经随着我的司机的手抹,满脸都是,我恐慌地掏出一沓钱递给我的司机说“快些把血止住吧,不然后果很可怕的,快呀!。”司机还气愤不已的喊着,“来呀,有本事你把我弄死。”咸阳那司机看到我的司机血不断地流着,手开始发抖,他开始回话,“哥,我错了,给你包扎伤口吧,看你血流的。”“流死算了,我不包扎。”我的司机依然倔强的回答着。旁边有一些好心的司机走了好远,帮忙把我的司机扶上了一辆开往蓝田县城附近的车子,秦岭的车依旧堵着,那时没有交警来指挥,大家都开始互相抱怨职责对方。我是被自责的对象,司机走了,挨骂的的事落到了我的头上,“你下来,看你想把大家堵到几点?”有人使劲地敲着车门子,可能不知我的司机受伤了,人已经离开了。我费力的解释,我不是司机我是拉货的货主,还是有人用脚踢着轮胎骂,捡起一些雪揉成团扔向我的车玻璃,我忍着,我像一个受惊的孩子坐在冰冷的驾驶室一言不发的期待着我的司机回来。无数的车像长龙一样摆满了秦岭曲曲折折的山路。我尽管坐在车里,依旧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冷。
 
“把车向前开。”一个光头男人使劲地敲着驾驶室门,我怯怯地打开门,一再说,“我不是司机,司机和人打架去了诊所。”“下来,让我给你来开。”那光头要开车,我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来冒险开车,我的方便面翻倒了咋办?司机不是不移动车,是咸阳司机堵住了我车的路,可咸阳司机走了,这能怪谁?那光头司机气势汹汹的拉着我的衣领,把我揪下了车,试图开车,我不顾一切的堵住车门,我不想让他开车,要是车翻了谁负责啊!我的判断车是必须要咸阳司机让路后才能向前。可咸阳司机走时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不敢走了,再走就掉到沟里了。等回来给那一位高手一百块钱帮忙给自己开过去。谁敢冒险开那悬崖边的车?庆幸的是我的司机回来了,光头看到负伤的司机也没再找茬,有一句我写漏了,我可能是故意的隐去了那一个不能见光的场面,我写到这里还是忍不住要还原那一个令人耻辱终生的场面,那光头把我拉下车还是不由分说的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忍住了,为了那一车面的安危,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咬着嘴唇忍住了。
 
 
“郭老板,你也挨打了?”司机边开着车边问我,我断然否决,没有啊!司机笑了,看你的脸上,我心虚地摸着自己的脸。车子继续在开往洛南县城的路上前进着。我偷偷的看司机,他的头上罩着那个咸阳司机的防寒服帽子,担心他破伤风了。脸上的血渍还没擦净,他没有流血的丝毫恐惧,他好像若无其事一样的开着车,他笑着告诉我自己小时候经常和人打架流血,见惯了那种场面。我心有余悸的还在思索着那个可怕的场面,后悔自己为节省三五十块钱的路费,坐了司机的面车,我要是坐长途车一个人去洛南等司机哪有危险啊!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盘,我心里异常的心酸。活了这么多年了,有谁敢在我的脸上动粗?雪还在若隐若现的飘落着,刺骨的寒风继续呜呜的吹着,那些掠过的村庄一片沉寂,白茫茫的雪覆盖了视野里一切。“郭老板,快过年了。”司机笑着对我说,我噢了一声,“是啊!快过年了。冬天过去。春天也就不远。”(待续)企业和消费者均享受个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