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运输网络 >

运输网络

三大区域快递规划发布

时间:2017-06-07 10:40

 
“五条。”“八饼。”“三万。”我们开始了,这是我进院子里的第一次娱乐,难免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总是打错牌,可往往就是无意插柳柳成荫。我赢了,一张张的钱向我扔来,心里笑了,这样来钱比卖方便面轻松多了。收一张钱,我就想着卖了几箱方面面了。钱赢了,自然话就多了,小李没开赢。他不吭声的抽烟,出牌的手也使劲地摔牌,杨经理镇静自若的揭牌打牌,我又胡牌了,我欣喜的把牌推到,“熊老板手兴,还说不打牌。”张经理笑着说,“熊老板牌打的可以,不是半迷子(生手)”杨经理开始表扬我,只有小李不说话,和牌有仇似的揉着牌,我得意洋洋想,把位置确实坐对了,牌上的好极了,几乎每次都是快成的牌,用不了几进张就停牌了。我想起小利临走时的话我笑了,她说的总是对的,我也忘记了一切来商州的不悦和坎坷,我完全陶醉在自己娱乐世界里。
 
 
“看不转打八万。”我笑着把一张八万打进锅里,对面的小李却不出牌了,傻傻地盯着我的身后,我没有在意的继续催小李,“快一点出牌,没看杨经理已经打牌了。”小李语气异常的说:“警察来了。”我以为小李没胡牌演恶作剧,我反应迟钝的说:“打牌,管他谁来了。”“是啊,继续打,不要停下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惊醒了思维还在娱乐世界里的我,我呆呆地站起来,慢慢地转身,四个穿警服的人直直地站在我的身后。“玩呀!继续呀!”其中一个警察故意调侃的口吻对我们说。“我们没有赌博,是娱乐。”杨经理辩解地说,“我们就是娱乐,真没赌博。”张经理也极力的解释。“我们没有赌博是娱乐。”我也学着他俩个人的语气为我们辩解,“what'sthis?”警察指着我跟前的一小堆毛票说了一句我能听懂的英语,“这是什么?”是啊!这是什么?这是我故意显摆没有装进口袋里的钱,我的炫耀成了我们赌博的证据,任何的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我耷拉着脑袋,只能用沉默替代我的回答。“下楼,警车在大门外面,给你们这些当老板的人留些尊严。”一个警察指着我们四个说。另一个警察把牌用床单裹了起来,还有我的战利品,那些毛票。(待续)
 
第4章 默认分章[4]
 
  
四个人坐上警车,向不该去的地方奔去,车进了公安局的院子停下来,一个警察打开车门冷冷的说:“下车。”我们被关进了一个没有后窗的房间,“又是这一间房子。”小李笑着说。“小李这是第几次?”张经理笑着问。“第四次。”小李依然笑嘻嘻地说。杨经理在抽烟,他目光停留在院子里,也不知他思索什么?我蹲在墙角,心里一阵难言的恐慌,从来没来过这地方,也不知能顺利的出去吗?小李每次进来都是用钱把自己解救出去的,听说五千。“我渴了。”小李后悔走时没喝水,“也不知几点能回去?”我傻傻地问。“估计是要罚款,罚了就可以回去。”张经理看着我的脸给我解释。杨经理还在窗口抽烟。我后悔了,要是不打牌多好,也不至于被拉进这个院子关进这个房子。我是第一次上场就被逮住了,多么不幸运的事。“把家属的联系方式说一下,罚款到位就可以回家。”一个公安拿着笔纸开始登记送钱人的电话。他们知道院子里都是生意人,哪一个都有座机。
 
 
老李回家了,小李他弟在,小李痛快的说了自己的电话。张经理也不隐瞒的说了电话。杨经理把客户老方的电话说了。“你,联系方式是多少?”轮到我了,我多么不情愿说,走时小利还对我说,大明,下午我给你蒸你爱吃的素油包子。也不知包子蒸得如何了?蒸包子的人接到五千块钱罚款要多么心疼,五千块钱要买多少个油包子?“不罚款行吗?我是第一次,下一次我绝对不打了。真得我是第一次,就饶了我吧!”我可笑的在求情,确切的说我是在金钱面前低了头,丧失尊严的幻想着一个不可能的结果。“少废话,说电话。”对方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时刻握着笔,一副想写完就离开的架势。杨经理在我身后拧了一下,他意思让我不要做梦,赶紧说吧,说了就自由了。
 
 
“2310524。”这是最不情愿的一次向别人吐露自己的电话。也许几分钟后那一个蒸包子的女人就会接到一个来公安局缴罚款的通知。那一刻我多么想灭了院子里的阴险老人。为什么要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就是娱乐一下,桌子上的钱加起来也没一百块钱,这算赌博吗?看着写我们电话人远去了,我又悄无无息的蹲在墙角,想着那五千块的事,要是父亲在世,听到我赌博被罚款还不用担绳把我吊起来狠狠地打一顿才怪。家里没人打牌,父亲和哥从来不去麻将场子看热闹,何况是打牌。只有我叛逆的以前经常和村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围在一起打牌。“熊哥,不就是几车方便面的事?又啥愁的?财去人安。”缴惯了罚款的小李不以为然的对我说,“熊抽烟。”张经理给我发了一根烟。没有后窗的房间里顷刻间烟雾缭绕,不时的几声咳嗽声出现。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也不知公安人员联系的如何?没有人搭理我们,要么直直地靠着墙,要么就和我一样,没有形象感的蹲着或者干脆坐在水泥地上。杨经理埋怨没有凳子,“五千块钱,还买不了一个坐的工具。”张经理也不讲究了,没有一点经理架子的和我一样坐在不干净,四周到处是烟头的水泥地上。杨经理没有坐,他一直站在窗前,他的大背头还是一丝不乱的保持着,脸上的扶护品依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是地道的省城人,对生活十分讲究,抽烟也是基本不换牌子白沙烟。“小李,老李来了查你的账吗?”张经理看着小李问。“不查,账乱着哩。”小李笑着说。一说到钱的话题我就心口隐隐作痛,五千块突然就没了,一箱方便面五毛钱的利润,我要多少箱才能把它挣回来?三大区域快递规划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