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运输网络 服务项目 线路报价 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运输网络 >

运输网络

全球电子商务软件数据平台化

时间:2017-06-07 10:44

 
 
“拿一瓶剑南春。”我对转身离去的服务员说,“刘经理装上。”我又给桌子上放了三包红塔山,让刘经理和司机每人装上一包。四个凉菜,四个热菜,做生意人讲究八就是发。“刘经理喝。”我端起一大杯酒和他碰了一下,司机没喝,司机喝的是饮料。喝干了,我喝酒也是很猛的人,刘经理吃着菜和我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那一瓶剑南春不知不觉的就快完了,酒多了,话自然就多了。“刘哥,知道商州人把南瓜叫北瓜,莲花白叫疙瘩吗?”刘经理笑了,“大明,销量的事哥不怪你,这地方也是穷山区,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有一个过程。”我端起酒,听到销量的事情心里很不是滋味的又和他碰了一杯。我想起杨经理对我的提示,吃喝完了要唱歌,我又给刘经理递了一根烟说:“刘哥,晚上去歌厅潇洒一下,唱一唱歌吧!红丽歌舞厅很有名气。”刘经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算了,花那么多钱干啥?”我固执的说:“刘哥好不容易来一次,还是潇洒走一回吧!”
 
 
歌舞厅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我和刘经理以及司机先后进了红丽歌舞厅,“老板,欢迎光临。”女老板娇滴滴迎了上来,“两个包间。”我满嘴酒气的对女老板说,“等一下。”女老板向后台的一个年轻女子很老练的打了一个手势,五六个穿着怪异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一字排开的出现在不远处的霓虹灯下。“挑一个舞伴吧!”女老板职业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去。我从吧台取了六个易拉罐啤酒放在托盘里,刘经理和一位年轻的身段苗条的女子进了包间,我把啤酒放在包间的茶几上,又放了一包红塔山退了出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在狭小的房间里响起,司机小田和一位年轻丰满的女子翩翩起舞。我坐在包间的沙发上拿着话筒边唱歌边喝着啤酒,我的身边也坐着一位年轻女子。我五音不全的吼着郑智化的那首《星星点灯》,“哥,咱也跳一曲吧。”身边的女子邀请我,我是一个不会跳舞的人,尽管和小李卖大豆油的老杨也去舞厅跳舞,我只会走女步,也出洋相的常踩着别人的脚。“我不会跳。”我多少有些尴尬地说。“来,我教你,要不咱也搓二步吧。”她拉着我手,大方的搂着我的腰子,在音乐下开始徐徐地转动起来。
 
司机闭着眼睛大声吼着,陶醉在音乐啤酒美人的怀抱中。尽管我也在跳舞,尽管我年轻的身体也悄悄的在燃烧,我也毫不隐瞒的揭露自己,那一刻有太多太多龌龊的想法和下流无耻的念头。我也趁着酒劲肆无忌惮的动手动脚,暴露出一个男人在美女面前的脆弱和卑鄙,司机小田递给我一罐酒,我砰的一下拉开,顺势倒了下去。我去卫生间路过吧台,“我的花费是多少?”虽然酒多了,大脑是非常清醒的,这里再美的女子也是花钱消费的,什么甜言蜜语渴望你再来看我,全是逢场作戏的台词,他们会对每个消费的人都那么说,无论你是警察小偷吸毒卖猪肉的,只要掏了台费可以得到廉价的笑声和蜜语。我最关心的事情是我要掏多少钱来买单。多少箱的方便面才能挣回今晚的消费。“目前详单显示包间费二百,服务费六百,酒水一百二十块钱。”吧台的服务生笑着对我说,我心里咯噔一下,真费钱啊!我故作镇静的说:“好,知道了。”转过身又向包间走去,身后传来吧台服务员的声音,“先生,您包间的男士刚还拿一包红塔山烟再加十五块钱。”
 
 
“郭老板,快,你最爱唱的歌,《篱笆女人和狗》里的歌。”司机笑着把话筒递给了我,我却没了唱歌的激情,本来唱歌就难听的我,用鬼哭狼嚎的腔调唱完了刘欢演唱的那首歌。我心里更多的是想着我那快要消失的九百多块钱,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也不知刘经理要玩到几点才回家?要是到散场的零点还有一个多小时,还得从吧台取啤酒,知道吗?酒是很贵的,一个易拉罐要卖出几瓶酒的钱,二十块啊!传呼响了,是小利打来的。留言是,“你把人家招呼好,我和娃睡了。”看着那几行字,我再也没心情唱歌了,我也不敢放开的喝啤酒,那一个易拉罐要二十块钱,我喝两个易拉罐,女儿的一罐雀巢罐装奶粉就没了。我喝着那不用付费的白开水,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又去卫生间,去了卫生间路过吧台难免又要悄悄地问,还取烟酒了吗?夜深了,歌舞厅里依然上演着伤风败俗的画面,我从包间里退了出来,掏出十张百元大钞放在吧台上,期待着换来几张面额娇小零钞。“再补一百五十块。刚才你隔壁的包间要了一瓶红酒。”服务员笑着对我说,我苦笑着掏出两张钱放在吧台上,又给自己要了一罐啤酒靠着墙一仰脖子倒了下去。(待续)全球电子商务软件数据平台化